[吐槽]海贼909-924:遍地开花的和之国幕壹(索路篇)

『NEVERLAND』:

注:本期有部分是gif图和彩色字排版,建议选择石墨平台获得最佳阅读效果。


【石墨链接】




关于和之国的索路,其实之前已经写过一篇:


[吐槽] 海贼912:尾田霸霸指的婚果然非同凡响


这次就做个补充……


有小可爱和我说很希望看到索隆斩龙,但其实索隆早就斩过一次龙了呀:



还斩得很开心呢,毕竟是给船(lao)长(po)打的。



能看到冷面酷哥索大隆头上冒弧线真的很难得,10次,9.9次是和路飞有关系。


唉……他是真的很宠他,我tm也是服了。


我发现尾田每次搞新cp前一定会刷一发索路,当年冰火岛初期就是索路满满,都不知道该说他是对初恋组念念不忘还是足够残忍了——only是不可能only的,哥哥,同盟,狱友,一个都不能放过。但我回顾一下924话,索路的确是糖最多的,真妥妥的尾田心头一号儿婿。




#912之后比较大的索路糖就是#921的Jump的官宣封面了:




二代鬼彻真是大嫂的饰品装备了233333333


凯多仿佛神父这站位我真的笑死!


尾田的boss上封面每次都会充当推cp的背景板。


不过尾田画索路上封也不是第一次,之前有过这样的:



他俩还各有一个Q版,可以说尾田搞的很有排面了。




然后他俩一起的涂鸦也有,比如这次海贼的中国展,首站深圳,尾田画的居然是索路双人:



这个我真的超级意外,因为我一开始以为第一站是路飞单人大头,但是来我朝第一发就是索路,实在是太!!!而且还不是单纯的大头,居然是这种互动性很强的画面。


索隆居然给路飞端着蒸笼(??)让他夹包子(??)吃!索隆手里没筷子,嘴巴却鼓鼓的,所以路飞夹了除了给自己吃,还特么夹给索隆吃吗???这是什么酸臭的约会场景???


你俩是来深圳双人游咩!



我之前就说过索隆可能是OP正篇里唯一享受过船长喂饭待遇的人。


妹想到!!!尾田还又画了一次!!!他推初恋组真的用尽全力了!


然后东京塔2周年也有画过啦,不过这个是按照草帽团顺序来的,不知道中国展下一站是谁和谁,会是怎样的互动。





#912索路汇合后,就开始了一段不短的同行,看起来仿佛是索路大和行的什么家庭组团旅游节目,前基德同盟,现凯多部下的霍金斯那一阶段的全程视角记录如下:



也不知道索路抱抱他是没看见,还是看见了实在不好意思走出去讲话……



以为是开始打架,没想到索路跟你是打架,他们互相是打!情!骂!俏!!



霍金斯不需要会塔罗牌占卜都看的出索路两人结伴同游的甜腻氛围,还带崽。



打情骂俏正式开始。


“不给不给~~~”


太撒娇了吧,五皇同志!!!!你去哪儿学会了这说话叠字的技能,好嗲哦,还好和服比较宽松,索隆还是能够hold住的!


索路这两个人非法入侵者,苦口婆心警告,不听。


开打了,在那里一个要看刀,一个不肯给的耍花腔,一转头,姓罗罗诺亚的砍你根本毫不手软,姓蒙奇的还要在旁边叫好,霍金斯也是日了狗了。



霍金斯:刚才不肯给你刀看,还把刀鞘扔出去了,你砍完我,居然还把刀鞘捡回去了,你捡回去也就算了,还把刀鞘给他扔回去……


咋地?


怕他不会用刀还没刀鞘砍伤自己啊?


你是属狗的吗?(内心碎碎念3万字)



所以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稻草人之后搞你俩真是不冤!



那个时候索隆肯定不知道这个钉子是海楼石,也就是普通的钉子而已。虽然路飞怕尖锐的东西,但是他有霸气啊。然而索隆还是冲上去亲自挡了。


其实古早的剧场版就有,肉脚boss拿锋利羽毛袭击路飞,索隆替他挡结果被boss抓走的情节(剧场版真是不让我索隆好过),好了嘛,现在尾田亲自在正篇画了——管你躲不躲得掉钉子,反正我是要替你挡的!


【尾田,你到底买了多少同人本,怕不是还下场出了



之后,霍金斯嘴上说:就没再追了。


毕竟真的太闪了,出这次工生命有危险不说,眼睛疼也不知道能不能报工伤,我看凯多是不会给他们买五险一金的!


反正这场索路VS霍金斯的战役,全程给我一种这样的既视感:




霍金斯:社会社会,我溜了,去监狱给基德讲笑话!(然而路飞先一步去了,噗嗤)




在这之后,索隆开始疯狂的展现自己凭本事母胎solo的天赋基因。



我告诉你索隆,个子高的女孩纸最讨厌别人说她高。


而且他手臂搁人家妹子腿上真是毫无波动,内心一片澄澈——“真是个迟钝的男人。”(by雷利)



之后在#915话也是特别耿直(母胎solo~♬)虽然是真的遮不住,但是拒绝的也太不留情面了【。



妹子被抓也不管。(母胎solo~♪)


索隆,说实在的,你砍的很多人和裸男有区别吗,你连鼻屎都砍过了耶!【喂



都是一起打架的伙伴了……你还记得人家小菊刚才给你包扎了吗?(母胎solo~♫)


说真的就是因为索隆这么对小菊,居然有很多人说小菊是男的,然后因为赤鞘九【侠】还给坐实了!


天地良心,索隆除了对路飞比较主动积极外,对其他人都很酷,这跟对方是男是女真的没有关系。



而且索隆也不是故意不待见妹子,他只是不待见小菊有所隐瞒而已。


有所隐瞒 → 在骗路飞  → 对路飞不好  → 我锁定你了。


牧羊犬看羊羔都没他这么卖力的,狼从旁边溜达过去都不行的!


索隆的人脸识别判定机制是:路飞、敌人、其他。


大部分时候可以简化成:路飞、其他。



顺便这个时候,路飞又开始了!



我发现他真的特别喜欢跟索隆分享各自的见闻。当时2年后相遇去鱼人岛上那么多人,尾田只画了路飞问索隆2年间的事。



关键路飞问了索隆就会老老实实说,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路飞自己当初刚知道顶上事件的时候,当着鹰眼的面,抱一块木板也要去找路飞的事呢?



大概是不会的吧,毕竟索隆也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路飞,他放弃自己野心和大熊换命没有告诉路飞,他默默记住每个厉害的人物以免将来成了敌人也没有告诉路飞,他其实很宠他,很惯着他,可索隆什么都没有主动说过。



他只有在路飞想开篝火晚会的时候去找木材,他想吃什么的时候就和他一起斩龙捉鱼。


毕竟未来的世界第一的大剑豪,就是要陪在未来的海贼王身边的。





这妈就是爱啊!!!比海楼石还真!!!!!


咦等一下?



这一段不是讲索隆母胎solo凭本事单身吗?



也没差啦,反正我看他是还没办了自己的船(lao)长(po)的,怕是还在梦里告白模拟呢。



话说索隆两个一起坐在相合伞下啊,不是应该接吻吗?【好了,你不要再屁了,那个是槲寄生】



之后又开始给船长挡随便什么飞过来的东西,真是滴水不漏好大副,我怕索隆再这样挡下去,以后别人给路飞飞情书,也会被他顺手一劈两半【也没什么不好



从VOL.8到#914:



索隆对于路飞这种抓了什么就走的行为模式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他也可以直接抓上去跟着走了,为了不和路飞拆队,索隆这里真的努力了!


 


能保持组队的阿索真的很开心,看弧线,路飞一边喊,索隆还一边拿刀敲肩膀,真是足足的浪人剑客的架势。



然而组队归组队,仿佛也只是和路飞两人的组队。



路飞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来如此,↑↑↑然后这里索隆第一次开了罗生门劈火车。


真的太惯着了,除非那事儿对路飞不好才不听。



即使想看刀,也不会去抢,二代鬼彻真是大哥心甘情愿给大嫂当腰部挂件的啊!


要不然哪来两人一起拿到拍官宣照片。



用一样的刀才是情侣刀,两刀交叉,四舍五入,就是同心结了【喂


我真的忍不住缓缓吐出【绝、世、忠、犬】四个字……






而且这里有一点很绝:



小菊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叫【小】菊。


索隆就因为人家长得高,直接把【小】字给去了,他是真的很绝啊!


温柔值只有10ml全部输给路飞了吗?


就这样,一路狂刷忠犬值的索隆,还是被同类(放屁)给坑害了。



这的确不能怪索隆,是索隆自己从狗上掉下去的吗?


不是。



明明是尾田为了开始搞基路踹索隆下狗的啊!!!


——不愧是亲生的岳丈!!!


等到索隆再听到路飞的消息……



人都已经被打包送到基德床上,不是,是隔壁监狱去了……


不过没关系。


尾田马上也会强迫罗下车的【x









 〼 基 路 篇     




MaPP:

Fxxk talk 活動車車終於完工~~

佛寺內的激戰注意///


車車點我><

《十七》Chapter12·Contradiction

陈墨无雨:

  我被粗暴地扔在他们的车里,触到了背部的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接着,陆续有几个汪家人坐进来,刚刚那个抓我的人就在我旁边,防止我跑掉。


  “这又是何必,都这样了,我还会跑吗?”我说着,试图放松他们的警惕,以方便我套出点什么。


  “吴邪教出来的人,都是人精,鬼知道你要玩什么花样。”那个声音说。


  我这时候便能观察我身边这个人,二十岁上下的脸孔,生的还算标致,但是有种戾气,估计也是个老妖精,年纪都能算我爷爷的那种。


  “既然那么怕吴邪,又何必抓我,等他废了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我必须知道他们的意图,虽然这样说话并不是一个“人质”应该有的态度,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即使激怒了他们,顶多就是个半残废,他们现在应该还不会杀我。


  “因为你在,他就会交出堂口啊,二当家。”


  有人混进了吴家……又或者说,除了那一天死了的人以外,还有其他人背叛了吴家。


  而且那人就在现场,而我们都没有对他动手。


  这回事儿可就大了。


  我知道吴家对于吴邪来说,意义重大。所以,他绝对会保证吴家的周全。吴邪的能力我丝毫不会怀疑。


  事实上只要他不来,什么事也都不会有。只不过我可能会死而已。


  但是……他怎么可能不来?


  吴邪从来不会放任任何一个自己人死。


  他应该是个很善良的人才对……尽管他注定要生在血与火的世界之中。


  “我对于他只不过是一颗弃子,他留我下来已经足够仁慈,让我死也不会有丝毫犹豫。你们抓我,又有何意义?”


  “都快要……了,还那么嘴硬。”我不明白他那一时诡异的停顿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绝对不是好东西,“声音不错,叫起来应该也不错。”


  ……我操?


  我强忍住心中涌起的一阵恶心,平淡地回道:“您过奖了。”


  “……”


  然后就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郊区的路上没有任何车辆,只有这辆车在路上疾驰。


  窗外的景色不断变换,我默默记在心里,右手指在左手上轻轻划着,在脑海里刻下一个虚拟的大致路形。


  记忆并不算是我的长项,但是绝对要优于常人。以前翻墙逃学的时候,只要路过一次,门卫老大爷长什么样,什么性格,口头禅是什么,过来的时候怎么跑,我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说白了,好歹是练出来的,小爷骄傲。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窗外的景色停止于一栋似乎很老的房子。


  此刻已经是黄昏时分,暗暗的黄色光晕撒在老房子上,却有别样的情调了。


  可我并无心去欣赏,我无比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这时从房子里走出来一个人,因为光线原因,我看不清他的脸。押着我的那人上去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露出了极令人恶心的笑容。


  看来,这就是吴家内部串通汪家的人了。


  我被开车的人拽了下去,这时下了车,我看清楚了那人的脸,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下去。


  那人不是别人,而是我无比熟悉的——


  皮包。


  


  ——TBC——




后文涉及违 禁 词,所以不放LOF,请在群文件自行下载查看。


群号:432500387

【邪簇】理智讨论一下我们中谁是欧皇

张欣欣的布袋:




最近黎簇开始沉迷游戏了。


那种抽抽乐游戏。


一般来说,这种游戏都是要看血统的。


按事情的发展来看,前因后果来看,黎簇这种,高考全校只有三没考上,好不容易借了50翘课都能被人砸晕刻一背抽象画,几次三番被吴邪威胁的人。


怎么着都应该远离这种游戏。


可是啊……黎簇这孩子最大的优(缺)点就是不信邪啊,他犟啊!


于是他偷偷观摩了一天王盟打消消消,终于get到他的卡号和密码。


就开始了丧心病狂的抽卡游戏。


然而,现实就像冰雨,冷冷的拍在脸上,拍的王盟脸都快绿了。


大哥,你玩就玩,非就非,能不能不要用我的卡。我底薪就800,其余的钱是我攒了多年的老婆本啊啊啊!(虽然身边根本没有妹子!)


于是王盟去跟吴邪告状了。吴邪很是不理解小年轻的世界,但还是意思意思去关照一下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


簇啊,你干嘛呢。


没干嘛。


这游戏难道比我好看?


对啊。黎簇干巴巴的说。


什么啊,就抽卡啊,这卡有什么抽的?


是没什么抽的,可他苏万凭什么一抽一个ssr?显得我多非酋一样。


看着黎簇卡池里的一堆r和罕见的sr,吴邪强忍住了发言的欲望。


好吧好吧,哥给你露一手。说着吴邪拿过黎簇的手机。


啧啧啧,真是不要脸,一把年纪了还自称……哥!


看着屏幕中间闪闪发光的ssr,黎簇双膝一软差点就跪了下去。


哎,免礼免礼,我是你老公,对我不用行这么大礼的。吴邪演技手快的捞住下滑的小人儿。


woc……不可能吧……被吴邪揽在怀里的黎簇喃喃自语。


然后伸出一个手指头,颤颤巍巍的去点抽卡。


……ssr!!!


!!!我黎簇终于要迎来欧皇的春天了么!


黎簇一个激动从吴邪怀中钻了出去。眼睛亮亮的看向吴邪。你看!我也是欧皇!我、我、我再试一次……


R


噗……啊,不不好意思,我的错。吴邪一个没忍住。


不可能呀。黎簇站在原地沉思,没注意几步远的那人又蹭了过来,从后方松松的环住他的腰。


哎呀,瞎纠结什么啊。这卡有什么好抽的,你想要啥叫声老公,老公就都给你弄来。


去一边去,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没点好东西。我就不信了。嘴上这么说,却没推开身后的人。


不信邪的再去点。


SSR


这,这什么情况?刚刚是突然信号不好么?我又恢复欧皇体质了?


你没发现么?


啊,什么?那人贴着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弄得人痒痒的,忍不住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你离你老公越近运气越好。


骗、骗人。


啊啦,没有反驳老公这件事啊。


不信你可以接着试。


——————漫长的时间分界线


从那以后,苏万再约着黎簇玩这类游戏,就会看到一个很令人手痒的画面。黎簇总是窝在吴邪怀里,甚至玩着玩着还要再往里蹭蹭的那种。


妈的,劳资可以不玩了只放火么。





严肃的结论:吴邪>苏万>黎簇。O_o对,我是正经的讨论这个问题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果然都去看更新了,一个阅读量都没😂

BSHCI:

是抹布!!!!是抹布!!!!!画得也不好!!!雷别点!!!!点了瞎了憋着。

仿生人!!!!!!!!!!!

也太好了!!!!!!!!!!

感谢底特律!!!!!!

由c老师的精彩抹布文文发散,读读更精彩!

【1】  【2】

EMEEEM:

这是一拨原话,对!原话!

【好的朱老师你终于成功忘记自己演的是野人了】

【裴狄】雪落·一『H预警』

毕さん:

神都落下了今年第一片雪。
“这雪来的不早,倒是很巧。”
一双手伸出来捧着雪花。手的主人留着一撮山羊胡,没有显得自己多成熟,安在英气的面孔上反而有些滑稽。
“啊……”一旁较高的男人随意应了一句,拉低了自己的斗篷。
头蓬下白色的皮肤,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眉甚至白色的羽睫,与这白茫茫的一片几乎融为一体。
“东来,可是冷了?”狄仁杰注意到裴东来的动作,微微偏头关心地问了一句。
“不劳寺卿大人操心。”裴东来微微皱眉,努力想表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可狄仁杰分明看到了他微微扯起的嘴角。
“冷了就进去罢。”狄仁杰揽住少卿大人的肩膀。
“不必。”裴东来的嗓音沉了沉,他知道狄仁杰喜欢雪。
正如他讨厌雪一样。
但是他不介意迁就狄仁杰,如果他够识趣的话,就应该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可惜这大理寺卿可恶的地方就在于,平时明明什么都懂,就是在关键时刻会卡壳。
狄仁杰眨了眨眼睛,继续劝他道:"越下越大了,你真的不进去?"
裴东来没有答话。
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狄仁杰睫毛上落了两片雪花。
他想抬手去拂。然而一瞬间,那雪花就像是错觉一样隐没不见了。
只是狄仁杰的眼睛仿佛更黑更亮了。
"东来?"
裴东来双眼终于恢复了焦距,他冷哼一声,双目抬起,望向远方:"本座会怕这小小的风雪?"
狄仁杰不语,突然伸手攥住裴东来一直隐在衣袖里的双手。
是冰凉的。
裴东来感受着对方的火热,没来由地脸上一烫。他垂下羽睫,掩住眼中异样的情绪,然后突然笑了。
"怀英……"他哑声轻唤,低下头吻住对方柔软的唇瓣。讨厌的胡子影响了那温润的触感,不过他大度,没要求过狄仁杰刮掉他恶趣味的小胡子。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情了?狄仁杰疑惑,但那家伙的舌已经探入自己口中,让他脑中已经不能多想,沉浸在那人带给他的情欲之中。
狄仁杰不解风情,那就让自己来干,大雪天的在雪地里拥吻,多浪漫那,裴东来暗搓搓地一边想,一边继续加深了这个吻。到最后,对方已经被他吻得动情,浑身瘫软地倚在了他的身上喘气。
"呼……年轻人真是如狼似虎啊……"狄仁杰感叹。刚被吻过的有些红肿的唇吐出的热气有意无意地拂过裴东来的耳朵与脸颊。
裴东来挑了挑眉,搂住对方的柔韧的腰肢,一个用力,就把狄仁杰抱了起来。
双脚离地的滋味有些不好受,狄仁杰配合地揽住裴东来的脖颈,心想大冬天的雪花怎么就没把他脑里的精虫给冻住。
狄大人是刚下朝,连官服都没脱就兴冲冲的把东来从屋里拉过来一起赏雪的,裴东来把狄仁杰放到床上后,他扑腾了两下就坐了起来,口中嘟囔了一句什么,接着就开始解做工精细的腰带。
朝堂之上整洁到一丝不苟的衣衫此刻早已凌乱不堪。
大理寺卿大人除去官服的动作看得裴东来双眼泛红。他静默地看着狄仁杰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在腰带上流连,然后腰带被他抽出来,发出一声清响,丢弃到地上。那手下一秒却抬起,捂住裴东来的眼睛。狄仁杰戏谑的声音适时地在裴东来耳畔响起:"东来……你这样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当初是谁缠着我要求解锁各种新姿势的?裴东来暗自磨牙,要躲开这手的遮挡,但那人用上了劲,另一只手探过来摸上裴东来的袍带,一扯即开。
"东来别动,让夫君为你宽衣……"狄仁杰轻笑一声,蓦地松开捂在裴东来眼睛上的手。裴东来睁开双眼,发现狄仁杰并不在眼前。下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裴东来低头一看,狄仁杰用嘴咬住自己的袍带,正在向外拉扯。发觉裴东来在看他,抬头露齿一笑。
裴东来的下腹有些发热。
狄仁杰也像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下巴有意无意地往那里蹭。若有若无的酥麻感令裴东来浑身战栗,不由自主地想让狄仁杰动作快点,可又在这氤氲的暧昧之中恋恋不舍。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纠结的时刻之一。
真是只老狐狸!裴东来有些愤恨不平的想,红晕悄然爬上他的脸颊,瞬间为谪仙般的他增添了几分烟火味道。
狄仁杰自然是不屑于亵渎仙人的。而且只有当裴东来在他身上动情低吟时,他才比他进入自己时更能找到这个人属于自己的感觉。
裴东来的感情,是他狄仁杰给予的。
他亲了一下东来的脸颊,觉得此刻的东来显得更可爱了。
裴东来的表现却不像他的脸上表现的这么无害。他欺上身来,咬住狄仁杰的双唇,细细啃咬。舌头在狄仁杰的口内攻城略地,宣告着对狄仁杰的占有权。
裴东来又何尝不是。现在的这个人比高高在上的贤臣更有人情味,不是属于社稷,属于百姓的那个狄仁杰,而是独属于裴东来的狄仁杰。
想到这里,不禁放温柔些了动作。直到狄仁杰抗拒地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才松开他的唇。
"呼……东来……你谋害亲夫啊……"狄仁杰大口喘气,脸颊泛红,就连眼角也爬上一丝异样的红色。
裴东来盯着那抹红色,故意阴沉着脸道:"本座今天就让你想起来,谁才是夫君。"